日本語koreanENGLISHCHINESE

 

 在北海道各地發現了很多古代人用了的石器,說明幾萬年前已有人生活在北海道。

 其後與本州一樣迎接了繩文文化期,以狩獵,漁撈,採集為生活。此後在本州成立了以種稻為中心的彌生文化,可是在北海道迎接了接過繩文文化的續繩文文化時代。

 其後在北海道受了本州文化影響的擦文文化開始擴展。在鄂霍次克海沿岸地區成立了受了北方文化影響的鄂霍次克文化。

 到現在,主要的說法是認為大概13~14世紀成立了傳統的愛努文化與生活方式。

 活躍的交易是當時愛努社會的特點。13世紀後期的中國的資料記載了愛努與勢力擴展至阿穆爾河的「元」由交易上的問題而交過戰。17世紀初期的基督教傳教士的紀錄裡面也有關於愛努的記載。比如北海道東部的愛努民族帶來珍貴的北千島產海龍皮,由天鹽地區的愛努民族帶來中國產的絲織物而松前地區繁榮的樣子等等。當時愛努民族自由地渡過津輕海峽做交易。

 於1457年在渡島半島愛努的指導者「坷相曼夷」與和人戰斗。雖然和人的鐵匠殺了愛努人是直接的原因但背景有愛努民族與從本州移居而來的和人之間的對立激化的情況。

 其後愛努民族與和人經常戰斗,可是蠣崎氏通過與愛努民族的戰斗掌握了北海道南部的和人勢力,16世紀中期終結了戰爭狀態。蠣崎氏把通過交易得到的利益的一部分作為稅金分配了兩個愛努指導者。同時愛努民族與和人做交易的地方也被限制在他自己的地方,松前地區。

 蠣崎氏與16世紀末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松前。德川幕府允許松前獨占與愛努民族做交易的權利。松前氏在渡島半島南部設置了和人居留地「和人地」,嚴格地限制和人地與愛努民族居留地「蝦夷地」之間的往來。

 以後松前氏把在蝦夷地內設置的商場裡與愛努民族做交易的權利作為報酬給家臣(商場知行制)。愛努民族被禁止與松前以外的人做交易,交易的地方也被限制在商場內。由於這些規定愛努民族不僅不能做自由交易,商品的價格也被強制降低了。

 當時愛努社會裡有幾個指導者,「相庫相郢」是其中一個。於1669年在他的指揮下,各地的愛努人開始反抗松前氏。但是「相庫相郢」被和人謀殺而愛努退敗。

 其後和人的商人承包各地的交易,漁撈生產,很多愛努人被迫苛刻的勞動。於1789年北海道東部的愛努民族對於漁場的業主開始反抗(庫那西利·美那西之戰)。這也是抵抗役使的戰爭。這時37個愛努人被處刑而終戰。此後和人對愛努民族的統治更加強大起來。

 這樣艱苦的狀況下愛努社會堅持自己的信仰與生活方式。今日能看到的傳統道具裡比較舊的是這個18~19世紀前期製作的。

近代愛努人分布圖

 

長老(「蝦夷島奇觀」)

 

 進入明治時代,明治政府把「蝦夷地」的名字改成「北海道」,單方面地把它編入日本的領域。便讓愛努人報日本的戶口當作日本人,便將他們作為「舊土人」明顯地與和人做區別。

 政府優先推動開拓北海道,不顧愛努民族的權利與生活。比如雖然廢止了「場所承包制」但漁場還是和人的業主獨占,愛努人被禁止鹿獵,捕鮭魚。也將土地優先分配給和人的開拓者或資本家,自古以來的愛努民族的生活基礎迅速地被剝奪。

 對於這樣情況政府於1899年制定「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而決定分配給愛努民族一定的農地。但是愛努人的農地比和人的小的多。而且給愛努人的土地都是不太適合農耕的。政府也在愛努人的土地上任意建設鐵路。愛努民族的生活越來越被侵蝕。

 進入20世紀有些愛努人開始利用報紙,雜誌等文藝的方式批評社會或號召同志。森竹竹市是從1920年代開始創造活動的詩人。便在公司上班,便做創造活動。為敏銳地批評社會的作家而熟知於人們。

 不久日本進入戰爭之道。愛努人也與和人同樣被征去當兵,很多愛努人出征而死去。軍隊內也有對於愛努人不少歧視。

 為了提高愛努民族的地位與確立民族的自尊,於1946年成立了北海道愛努協會。
1970年代在北海道各地開始展開愛努文化傳承保存活動。現在17個保存會傳承的古式舞蹈被指定為國家無形民俗文化財,還有在北海道各地開設愛努語教室。

 1984年,愛努協會開始展開運動要求廢止「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與制定以廢除歧視,經濟上的自立,獲得政治上的權利為主要內容的新法律。

 在這樣情況下,於1997年終於廢止了「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而制定了「愛努文化振興法」。
「愛努文化振興法」是重視愛努傳統文化的振興與普及。現在根據這個法律舉辦各種各樣事業。
 
 全世界各地都存在像愛努民族同樣處境的先住民族。現在要求恢復先住民族的權利的運動活躍起來,聯合國也談判先住民族的權利問題。愛努民族也參加這樣會議而進行與他們交流。

白老コタン

大正時代的白老村

 

 


 

Copyright (C) Ainu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